南有君子

浅爱辄止(1)

砚翎:

*人生最大的ooc
*可能有点小……,但总得来说还是甜的掉牙
* @思念的紫色 如果不甜会被这位追杀的。


一二三走起——


泰式奶茶的香气在空气中四散开来,“咕嘟咕嘟”的声音柔和得让人心安,炉子里的火苗还在啦啦地跳着舞,烛心温暖的光芒在这方小小的空间显得尤为宁静。


奶茶很快被倾入杯中,微小的涟漪慢慢漾开。杯沿有一串繁复的梵文,杯身白的像某场夜戏里山林的白月光。krist笑嘻嘻地将奶茶放到singto的手边,像个邀功的孩子。


“这种奶茶是我新调的,你快尝尝啊。”说完,自己倒是迫不及待地抿了一口,露出了更加得意的微笑。


Singto有些无奈地尝了一口,感受到的是意料之外的香浓,纠缠着他舌尖上的味蕾,心下漫开一片夹杂着纵容的欣喜。


对他而言,意料之外的不仅是奶茶的香浓,还有他与krist之间的关系。


向着某个不可言明的方向走去。


Singto的神经比krist的还要细上一号。他不像krist那样活的没心没肺,但接人待物也比常人会更加游刃有余,轻松自在,只是会太过敏感,掉入自己织的网无法脱身。


比如现在。


Singto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他注意到了他和krist的关系已经越过朋友向一个更加暧昧的方向走去,令他措不及防。


他是不会承认心底还有一丝丝不想防的意思。


“Singto,你为什么不喝呢?”Krist舔着嘴边还残留的奶茶问道,“是太淡了吗?我还有一点刚酿的红豆蜜要不要加点?”说完就回身去柜子里找。


“红豆蜜?”Singto知道kirst的外祖父是中国人,kirst总是会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。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地无奈,他努力地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海,“krist你今天是傻了吗?好不容易有一个不用拍戏不用赶通告的假期你居然拉着我品奶茶,你的游戏机呢?”


“嗯……刚学的嘛,炫耀炫耀。还有你知道红豆在中国是什么意思吗?”krist很快就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个小玻璃罐,里面好似装着会流动的金色琥珀,还有小颗柔软的红豆随着蜜汁小小地起伏,在阳光下有惊心动魄的美感。


“好啦好啦……”Singto觉得今天的krist真是那个叫不正常,自己那点不对劲的小心思被他搅的乱七八糟,再聊下去自己真是满头黑线挂都挂不下了。想了想,又开口问道:“听说泰国湾那边新开了一片私人海滩,有兴趣去看看吗?就是上次拍戏时我跟你提过的那里。”


Krist向来爱极了那大片大片的蔚蓝,用他的话说西方极乐世界一定要有海,不然怎么能称之为极乐世界呢?眼下有一大片私人海滩,他是不可能抵制这个诱惑的。


“当然去!”Krist兴奋地舔了舔嘴角,连他刚才问的什么问题都忘了,“什么时候去啊?”他立刻把刚拿出来的红豆蜜和游戏机放回柜子,眼睛亮亮地盯着Singto,满眼满心都是期待。


Singto也没想故意吊着krist,本来就是为了krist他才催着自己的朋友也是私人海滩的股东之一尽快开放。那片海滩是泰国湾最漂亮的一段,沙子纤细柔软,大片大片地铺开,像一道纯粹得过分的白边;水更是美的惊心动魄,从浅蓝,到水蓝,到碧蓝,再到深蓝,极为深邃,就这样层层叠叠地漾开,一直到目无法所及处。


Singto对这样的景色满意极了,迫不及待地想展示给krist。被老朋友三番四次地调侃根本没关系,只要krist能露出那种面对美景惊叹又沉醉的眼神,再被讽刺也值了。


总有什么即使再用心掩盖也会丝丝缕缕窜出来,适时地把他网进自己的小心思里。


车窗大开着,咸咸甜甜的海风挟着潮湿的水汽涌来,这段路没什么人,Singto便应kirst的要求“让他近距离地感受一下海风的美妙”。


Krist毫无形象地趴在车窗上,风挠乱了他本来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,把凌乱美演绎得淋漓尽致,让他看起来不太像是一个习惯于暴露在公众眼光下的人。krist幸福地咪起了眼,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有多么的宅男。也是,在海面前一切都是扯淡。


身为公众人物,kirst上街的时候都要保持着精致优雅的形象,更别提这么放肆地去海边玩——一个无论什么季节都人满为患的地方。
Singto听着呼啦呼啦的风声,实在无法当一个称职的司机,即使没有风声他也办不到。自从他注意到了自己那点小心思,只要kirst在身边,他是注意力总会跑偏。他熟练地把着方向盘,尽量把车速维持在一个能让kirst好好欣赏这片烂漫的海又不过于慢的,同时又能偷偷看到kirst的表情的状态。


Kirst沉醉的小表情被他尽收眼底,特别是那种像猫一样慵懒幸福的样子,只恨他开着车,没法拿手机拍照。


他根本无法想到日后他能看到kirst更慵懒或者说更失态的表情,而且能让他更加肆无忌惮地欣赏。


那都是日后了,现在Singto只能悄悄地看,然后在嘴角挽出一个小兴奋的弧度。


“到了。”Singto率先下车,兴奋已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krist也“哧溜”一声窜下了车,先是踮着脚看了一眼周围,然后笑得更加开怀了。Singto仿佛看见他心底的幸福滚成一锅粥,正开心地冒着小泡泡。


“这里很美啊Singto,”他的兴奋都收不住了,如果他有尾巴,估计现在已经转成风火轮了,心形的小泡泡一茬一茬地往外冒。“而且还是私人海滩,完全不受干扰诶。你那个朋友真是太……棒了!”


“嗯……其实还有一些设施没有装好,像水上乐园之类的,还在设计中。只不过他财大气粗,提前把这片地圈下来了而已。到时候设施完善了,这里肯定更漂亮。那个时候你可以再来一趟,好好感受感受。”Singto看着这片海,声音不由自主地温柔下来,好像已经看到了完成的样子。


“那可不一定,到时候可能会因为人造的太多而破坏了天然的美感,”krist四处环顾着,一眼都舍不得放过。


“所以他才会换了好几个设计师,只为设计一个锦上添花的方案。”Singto耸耸肩,“都来到这里了,不下海走走吗?”
“当然啦。”看得出来,krist已经有些迫不及待、跃跃欲试了。


这是最后一次,等和kirst从海边回来,他就会割舍掉一切。他可以放任自己,却无法不顾及krist。他还有一个他爱的也爱他的女友,他们才是值得被真心祝福的一对,他一定会为他们奉上最美好的祝福。


——虽然心可能有点钝痛。


换好衣服后,krist却没有来时那么激动,而且一反常态地用防水袋装好手机挂在胸前。Singto有些疑惑,kirst并不是那种视手机为幻肢的人,而且krist的表情有些忧心忡忡。


Singto观察了kirst许久,还是问出了话:“kirst,你怎么了?”


Krist攥紧了手机,说:“我好像觉得会出什么事……”


“不会有什么的,可能只是你的错觉。”Singto安慰道,“可能是因为你最近拍戏睡得不好压力太大才会这样的吧。你先放纵的玩一会好吗?说不定过会就好。”


“……好……”话还没脱口,krist的手机就疯狂震动起来,他拿出手机向Singto晃了晃。“是praew。”
Singto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就像某个做噩梦的晚上,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极其空虚的感觉。


浅爱辄止。他想到了这句话,好像有什么注定不被祝福一样。


*我觉得应该会有2……憋打我!